中投融资网
汪潮涌:打造投资平台,坚持价值投资|远见2018
新闻来源:网络转载   添加时间:2018/12/4 14:01:00   浏览次数:
  【摘要】1998 年,被誉为“中国风险投资之父”的成思危先生代表民建中央提交了《关于借鉴国外经验,尽快发展中国风险投资事业的提案》,这就是后来被认为引发了一场高科技产业新高潮的一号提案,风险投资由此在中国真正进入了一个高速发展时期。

1998 年,被誉为“中国风险投资之父”的成思危先生代表民建中央提交了《关于借鉴国外经验,尽快发展中国风险投资事业的提案》,这就是后来被认为引发了一场高科技产业新高潮的一号提案,风险投资由此在中国真正进入了一个高速发展时期。

从微光中出发,中国创投经历了自己的高光时刻。经历传统产业、互联网、移动互联网、人工智能等几波浪潮,资本与技术越来越成为推动整个新经济的两股重要浪潮。

在这期间,创投行业也涌现出一些具有影响力的人,我们记录下那些值得记住的瞬间和需要反思的刹那。仰望浪潮之巅,也不回避至暗时刻。

1995年,汪潮涌在北京钓鱼台国宾馆的养源斋第一次见到巴菲特。两个半小时的交流,为日后汪潮涌创办信中利资本埋下了种子。

当时巴菲特已经是全球第二大富豪,个人身家仅次于比尔·盖茨,但他当时在中国的知名度还远不像现在这样家喻户晓。

饭桌上,巴菲特对汪潮涌说,“做投资一定要相信自己的国家,中国现在正在高速发展,未来的投资市场潜力无限。你要相信中国,就一定能够获利。”这顿饭后,汪潮涌下定决心创办了信中利,“相信中国就能获利”,信中利的名字就由此而来。

创办自己的投资公司,坚持精品投资、价值投资,是汪潮涌从巴菲特身上学到的投资哲理。

1999年,信中利创办之时,正值中国第一波互联网创业大潮,在此之前,汪潮涌已在投资银行界工作十多年,作为摩根士丹利北京代表处的首席代表,负责和参与了一批政府机构和大型央企民企的投资与融资工作。

投行光环加身的汪潮涌,以创业者的姿态,踏进了一个崭新的市场。

20年过去,作为中国本土第一家市场化的创投机构,信中利捕捉到了百度、搜狐,投资了华谊兄弟、中诚信等,联合意大利投资集团InvestIndustrial共同控股国际超级跑车阿斯顿马丁,近年来又投资了居然之家、蔚来汽车、易瓦特无人机、翼菲机器人、朗进科技、1药网、美年大健康、Today便利店等各细分产业领域里的200多家龙头企业,以及有60多家成功退出案例。

目前,信中利已将人民币业务在新三板挂牌,并且在美国硅谷设立投资先进科技产业的美元基金,同时集团旗下还有A股公司深圳惠程,打造了多维度的资本平台。

在新锐创投机构频出,风口频繁变换的环境下,汪潮涌保持了一贯的理性和审慎,他领导的这家老牌投资机构依然具备顽强的生命力。

近年来信中利一直名列清科、投中、融资中国评选的中国VC20强榜单,汪潮涌也担任了北京创投联盟理事长、中国基金业协会创投基金专业委员会联席主席。

本土VC拓荒者

险些错失对搜狐张朝阳的投资,是促使汪潮涌创办一家独立投资机构的导火索。

1997年底,汪潮涌在摩根士丹利的办公大楼偶遇清华师弟张朝阳,“他说他要出来创业,一直为找钱很苦恼。”汪潮涌回忆。

那是中国互联网刚刚开始和创投资本对接的时代。新浪、网易、搜狐,几大门户网站都在那两年相继成立,但当时的创投资本尚处于发展早期,汪潮涌亲眼目睹了大多数机构“倒在了中国互联网开始的前夜,倒在中国本土化VC发源的前夜。”

当时张朝阳从麻省理工学院毕业回到中国,在MIT斯隆商学院爱德华·罗伯特教授的风险投资支持下,创办了搜狐的前身爱特信公司,正处在发展的关键时期。

因为任职大型投资机构,搜狐太早期了,汪潮涌没能赶上搜狐的天使轮融资。在搜狐随后的A轮融资中,双方虽然签订了投资协议,但因为基金募资尚未到位,汪潮涌再次和搜狐失之交臂,反而让其他VC抢了先。

那次和巴菲特长达两个半小时的谈话,带给汪潮涌最大的震撼是,“原来投资行业里是可以创业的,而且可以做得很大。”而对搜狐坎坷的投资经历,带给他最大的启示是:要有自己的创投基金。这点燃了埋藏在汪潮涌心中创业的种子。

1999年,汪潮涌将第一间办公室选在了北京CBD中心的国贸西楼,这是当年北京最贵的写字楼,跨国投资银行云集。“我们一开始就定位国际化。由海归创办的第一家本土化的创投机构,这是我们的定位。”汪潮涌说。

当时的中国,风投存在的主流模式一是由国际风投机构在中国派生出本土团队,二是由中国中央和地方政府或国企主导成立投资机构。汪潮涌则选择另辟蹊径,既不依赖外资,也不傍身国资,而是创办独立的本土品牌,这让他成为中国本土市场化创投的拓荒者。

然而,从零开始打造一个品牌并不容易。在国内募资求告无门后,信中利第一期基金的LP来自欧洲的财富家族。五个家族加起来向汪潮涌出资两千万美元,最后还有一部分没到位。

第一期基金募资完成了,但搜狐紧随新浪和网易赴美IPO,进入二级市场,汪潮涌还是没赶上搜狐IPO前的融资。但在二级市场,恰逢2001年互联网泡沫破裂后的低点。汪潮涌看准时机,低价从英特尔手中接过300多万股搜狐股票,终于实现了对搜狐的投资。

接下来,汪潮涌又投资了同样是从美国归国创业的李彦宏,参与了百度的B轮融资,时至今日,百度已成为全球中文第一搜索引擎,2017年全年创造了183亿的净利润,并在人工智能、无人驾驶等前沿技术领域取得了重要进展。这两笔成功的投资获得了丰厚回报,也成为信中利投入互联网浪潮的开端。

“永远在风口”

汪潮涌是巴菲特投资方法论的忠实践行者,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司的投资控股模式,时常被他拿来举例。

在中国风投行业,信中利的打法有些独特。用汪潮涌的话说,信中利贯穿了VC/PE全产业链,它所要打造的,是一个类似于伯克希尔的投资控股平台。

在汪潮涌看来,基金是有期限的,到期就要退出,尤其是人民币创投基金的期限通常不超过5年,但很多公司在基金期限内并没有足够的时间成长起来,“企业真正的价值爆发点还没有出现就要退出,不能实现长期的价值沉淀。”

19年前创办信中利时,汪潮涌的计划是做直投,这样可以脱离基金期限的限制,做长期价值投资。通过上市去募集长期资金,用自己的钱投资,长线持有等待价值爆发点,汪潮涌探索出一条适合自己的路径。

当时,汪潮涌先给中国民营企业做FA(财务顾问),然后再把挣到的顾问费投出去。汪潮涌回忆,“真的是筚路蓝缕”。

早年的信中利以管理外国财富家族的基金为主要业务,2009年与北京经信委共同发行了第一只人民币基金,2013年公司的业务从PE端向VC端前移,2015年人民币业务挂牌新三板,2016年收购A股上市公司深圳惠程,汪潮涌理想中的“左手硅谷、右手巴菲特”的两翼战略终于成型了,这个投资平台既关注全球前沿科技企业,又容纳产业投资与发展,能够发掘和长期培养优质企业,在更广泛的领域布局,创投与产业相结合,这完全体现了汪潮涌的投资哲学。

信中利资本集团创始人、董事长 汪潮涌 图 朱骏 摄

与市面上日益涌现、紧追风口的新兴投资机构相比,信中利的布局好像显得过于稳健,千团大战、共享经济、无人货架等各种风口一度十分火爆,投资机构趋之若鹜,这中间信中利出手并不频繁。信中利是不是不爱跟风?汪潮涌笑谈,“信中利一直都在投风口啊,但是我的风口和媒体的风口不一定完全一致,我们团队了解产业规律,能够预测到哪些细分领域可以持久发展,其实我们投的都是最领先的科技型企业。”

汪潮涌举例说,信中利一直在新兴战略性产业的细分领域积极布局,在炙手可热的人工智能、大数据领域,信中利已经投了思岚科技、翼菲机器人、易瓦特无人机、九次方大数据、佰才邦、华瑞新智、众盟数据等多个项目,在其他新兴产业投资的很多企业,比如智慧出行领域的蔚来汽车;医疗领域的1药网、美年大健康;金融领域的中诚信、网信金融、什马金融;消费领域的居然之家、饿了么、本来生活、Today便利店等,都已成为产业独角兽、准独角兽。另外,信中利还在硅谷发掘了一批如Hyperloop、Nexttrucking、Magnetic Insight、傲酷雷达等高科技企业。

纵览200多个项目,涉及人工智能、高端装备、新能源、智慧出行、智能制造、医疗健康、新消费等领域,几乎覆盖了新产业领域。汪潮涌表示,信中利不但要投产业独角兽,还要投更多潜力巨大的“小黑马”。

“不要总是跟风,眼下的风口未必是持久的商业浪潮。精挑细选,长期持有,才能产生真正的价值。”汪潮涌说。在他看来,在中国,投资最成功的两个案例是MIH投资腾讯,以及软银投资阿里。“这两个投资都持有将近十五年,创造了几千亿美元的回报。”

他认为,基金管理规模、有影响力的项目数量、退出案例,以及在业界的影响力,是评价一个创投机构的投资业绩需要考量的因素,但最重要的还是要看投资回报。“投资的终极目的还是要赚钱,要看到真金白银,要能为投资人创造回报,也要为管理人(GP)创造平台价值。”他说。

汪潮涌相信时间的价值。“看一个机构不能看短了,要看机构的存活时间。时间长了,投资机构的价值就像滚雪球一样,越滚越大。”

“让子弹多飞一会”,陪项目一起成长

长期担任世界500强中国区高管的万晓阳博士曾任朗进科技总经理,现在是信中利资本合伙人,负责高端装备和智能制造方面的投资。

在他眼中,汪潮涌的投资风格非常稳健。“他更多的是从资本和对投资人负责的角度来看一个项目。”万晓阳和汪潮涌相识多年,即便如此,信中利在投资朗进科技之前,“汪潮涌非常严密地观察了朗进一年半的时间,前后派人来调查公司五次,最后才决定进入。”

当决定投资后,汪潮涌则有足够的耐心陪伴被投项目一起成长,万晓阳将其总结为“让子弹多飞一会,不要急功近利”。

这种稳健的投资风格和汪潮涌“精品投资+长期持有”的理念一脉相承。在中国,成立时间满20年的创投机构寥寥无几,信中利是其中一家。经过时间的沉淀,汪潮涌的目光不仅关注单体的项目投资,更关注横向的贯穿连接,可以从产业的高度去配置投资的方向和比例。

另一方面,汪潮涌是一个很果决的人。无人送货机器人公司真机智能创始人兼CEO刘志勇说:“他看到很好的项目,立马就会做决策。”刘志勇曾在阿里负责无人配送机器人研究团队,创业时在清华大学X-Lab。作为该项目的赞助人,汪潮涌看到这个项目后不到一个月就完成了投资。

粉丝时代CEO刘超也对此深有体会。刘超毕业于华中科技大学,和汪潮涌是校友,他在代表学校的创新创业论坛邀请校友企业家时认识汪潮涌。初次见面,刘超印象最深的就是他“很有风度,非常有亲和力”。

刘超在华中科技大学读研期间,曾带队15个师弟师妹来北京拜访汪潮涌,邀请他回母校做讲座。在近3个小时里,一群学生围着汪潮涌问各种“现在回想起来没什么营养的问题”。刘超注意到,汪潮涌的手机一直在震,但他都没有接。

2013年,刘超在盛大工作三年后有了离职创业的想法,当时他打算向汪潮涌寻求投资。让刘超诧异的是,汪潮涌当即向他抛出橄榄枝。

刘超回忆,当时汪潮涌对他说:“你如果出来创业,不管你做什么,我都愿意支持你”。这种信任感,让刘超在经营粉丝网的这些年里,无论遇到什么困难,都能从中得到鼓励。

事实证明汪潮涌的眼光没错,粉丝时代在刘超年轻的团队带领下迅速发展,新锐的风格很快抓住了年轻人群的心。

诗人浪漫与航海家冒险并存

出现在公众视野中时,汪潮涌永远是一副西装革履的模样,他将早年在华尔街练就的精英绅士范保留至今。

汪潮涌曾写过多年博客,他很乐于分享他游历过的地方、他和友人聚会时的场景,他对文学艺术的理解,以及他写过的诗。

“明月清风满人间,采菊东篱意悠闲;物是人非浑不觉,任尔沧海变桑田。”这是他和老友相隔十年相逢时所写下的诗。“西行万里意匆匆,故地重游叹萍踪;峥嵘岁月成往事,江山依旧烟雨中。”这是他访美时临时所感。“在今年的春天里,我在寻找去年的影子。”他还常常用诗歌捕捉生活中的细微点滴。“如果不做投资,我可能会当作家。”汪潮涌对记者说。

万晓阳记得,在信中利的一次团建中,汪潮涌一时兴起,现场朗诵起了自己创作的诗,然后发动在场的人进行诗句接龙。“他的文学造诣非常深”,万晓阳感慨于不仅能在汪潮涌身上看到充满西方冒险精神的投资家风采 ,也能看到温文尔雅的中国传统文人风貌。

去年元旦,信中利内部晚会上,汪潮涌收到了一份特殊的礼物。行政部门精心选取了汪潮涌创作过的60首诗,设计制作成一本诗集,代表全体员工送给汪潮涌。一贯淡定的汪潮涌深受感动,连声说这是他收到的最好的新年礼物。

熟悉汪潮涌的人都知道,汪潮涌爱水。除了名字的三个字都含水,汪潮涌还是帆船运动爱好者。在他的办公室里摆着一艘巨大的帆船,公司大大小小的房间里,也随处可见帆船模型。

2004年9月,汪潮涌到法国观看美洲杯帆船赛分站赛,开始有了组建一支中国帆船队的想法。次年,他宣布投资组建“中国之队”,进军美洲杯帆船赛,这是美洲杯150多年历史上第一次出现中国船队和中国船员。

“他特别爱水,与水共舞,征服海洋,代表了一种意志和坚定的信念。” 万晓阳如此评价。

“喜欢挑战,目标树得高一些,会让自己绷得更紧。”汪潮涌说。迎难而上,不盲目跟风的特质其实在他少年时代就已现端倪。在“学好数理化,走遍天下都不怕”的上世纪80年代,汪潮涌不顾他人反对,选择了经济管理专业,这为他日后从事投资行业打下了坚实基础。

从业30多年,他就像一艘稳健的巨型潜艇,表面波澜不惊,但在水底潜行,保持着自己的速度。

对话

只有长期持有创业企业才能取得丰厚回报

寻找中国创客:信中利被称为中国本土VC行业的拓荒者,信中利的定位是什么?

汪潮涌:信中利刚成立的时候,中国的创投机构还很少,当时大部分由政府或国企支持,或者有外资背景,信中利是中国第一家市场化的、由海归创办的创投机构,我们的目标和使命就是为中小企业的创业者打造一个长期的价值投资平台,培养伟大的企业。

寻找中国创客:如何评价一个创投机构的投资业绩?

汪潮涌:综合而言,第一是看机构的基金管理规模和管理公司自身的股本价值,第二是看它投资的有影响力的项目数量,第三是退出案例,比如IPO和并购,第四是团队的存续时间、经验和专业化程度,以及在业界的影响力。但是最终还是归结到对投资人的回报,因为投资的终极目的还是要赚钱,要看真正的真金白银。

看一个投资机构还不能看短了。做投资最重要的一个检验标准就是时间,如果一个机构可以存活十年以上还没有被淘汰,那基本上说明能够在这个行业里占据一席之地。

寻找中国创客:为什么巴菲特在投资界地位特别重要?

汪潮涌:巴菲特在六十岁以前,知道他的人很少,后来随着他管理资产的规模越滚越大,他的知名度和排名就很靠前了,最终,他的上市公司市值达到了五千亿美元,根据他所持的股份就能计算出他的身家。他给公司股东创造了价值,给自己作为管理人创造了价值,所以能把他推到业界领先的位置上。

寻找中国创客:对项目长期持有的出发点是什么?

汪潮涌:互联网创业企业具有高风险、投资回报期长的特点,作为投资者,只有长期持有创业企业才能取得丰厚的回报,例如软银对阿里巴巴、MIH对腾讯的投资期限长达14年,才能获得数千倍的投资回报。

寻找中国创客:大部分基金是通过私募,作为基金管理人来进行投资,你为什么要通过上市募集资金?

汪潮涌:创投基金存在的一个问题是,基金有投资期限的限制,不能对项目长期持有,所以我们选择上市,募集长期资本。

硅谷那些很顶级的创投机构的创始人,投了很多好项目,但是因为基金商业模式的问题,基金到期了就得退出,不能分享这些被投公司的价值成长,作为基金管理人,投资回报是有限的。这出现一个现象,美国财富榜前一百名里没有做创投的,在中国也同样如此。

寻找中国创客:你觉得这个能改变吗?

汪潮涌:时间会提供答案,如果A股市场允许创投机构上市或并购募资,通过募集长期股本金,投资好的项目并长期持有,最后形成巴菲特的投资控股模式,那中国会出现一批价值很大的创投管理公司。

寻找中国创客:过去几年中国创投发展非常快,烧钱补贴愈演愈烈,对此你怎么看?

汪潮涌:过去几年创业和创投市场火热,天使基金、VC、PE、战略投资增长都比较快,项目的估值长期处在一个高位。

投资人在评估互联网企业时往往忽略了盈利这一商业本质,一味地只看某些指标的增长,也推动了互联网行业目前普遍存在的“烧钱”模式和估值泡沫。这导致一级市场估值不理性,带来一二级市场“PE倒挂”现象,很多公司由于pre-IPO估值过高,投资人都未能从IPO退出中获得太多回报。

同题问答

寻找中国创客:你做投资时的第一间办公室在哪?

汪潮涌:我们公司是1999年5月正式成立,地点在当时北京外企云集的CBD中心的国贸西楼。

寻找中国创客:如果不做投资人,你会做什么职业?

汪潮涌:我可能会当作家,写一些偏知识性、思想性、人文性、历史性的内容,记录我的生活点滴、人生的经历和感受。

寻找中国创客:你准备什么时候退休?

汪潮涌:我的偶像是巴菲特,他现在八十多岁了都还没退休,做投资这个行业就是生命不息,投资不止。经验的积累是与日俱增的财富,时间是投资最好的朋友。所以要永远给自己学习的动力,与时代同行,让生命更有意义。

   

1号服务专员

  • QQ交谈
  • 电话:18888888888
  • 微信号:75250998

2号服务专员

  • QQ交谈
  • 电话:16666666666
  • 微信号:1264157609